1. 大学生加藤君和狐狸庆的故事。
2.请理解二大禁含义。
3.AU设定,短篇。R, 奇幻,动物化,女路人,避雷注意。
cp:庆成
- - - - - - - - - - - - - - -
身后的女朋友倒在床上睡着,但是加藤却觉得怎么也睡不着,纠结了一会儿最后干脆决定起来肝论文。

盯着电脑屏幕,论文没有前进多少一晃眼就到了凌晨四五点。觉得有些饿了的加藤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最后嫌麻烦地煮了包那个有名牌子的日清方便面,一个人盯着被文字充满的屏幕吃完了一碗面。

正当他有些浑浑沌沌地开始打起瞌睡时,突然从门口传来了稀稀疏疏地塑料摩擦声。

“咔咋咔咋…”

附近的流浪汉又来这边找纸盒子了吗?加藤这样想着,便将堆在储物室里准备把几个纸箱子拿上了准备拿出去。

打开了门后四处张望,他却没有看到半个人影,即便如此稀稀疏疏的摩擦声却并没有停止,甚至似乎就在耳边。清冷的风吹了过来,加藤打了个寒战,他感觉自己突然清醒了过来。

”唰唰、咔咋咔咋…”

老鼠吗?但是这也不像老鼠的声音啊。

大着胆子,顺着声音来源找到了走廊上放着的一大堆箱子上。

这么小的箱子里…

可能是野猫野狗跑上楼来了吧…

正这样想着,咔咋咔咋声突然停止了,一个毛茸茸的脑袋突然从箱子里钻了出来。

“哇!“加藤被吓了一跳。

昏黄的灯光下,一只看起来也不像猫也不像狗的动物冒了出来,那只小动物也似乎被他吓了一跳,将自己缩在箱子里,怯生生地看着他。

黄、黄鼠狼吗??

一边战战兢兢一边确认着这只战战兢兢的小动物的体态。

这枣红的皮毛,三角形的脸型,上翘的眼角和毛茸茸的尾巴。

狐狸??

这种地方里怎么会有狐狸??

正想着,这只狐狸突然从箱子里钻了出来,向自己的方向靠了过来。

诶诶?野生狐狸是这种亲近人的个性吗?

加藤一边疑惑着,一边盯着向他走来的这只有着毛茸茸大尾巴的狐狸,也没有离开的准备。

狐狸晃着尾巴转到他的身边,闻了闻他手里拿着的纸箱子。

啊、这个纸箱子原来装过肉!原来是肚子饿了啊…

明白了狐狸的动机,加藤一下子觉得轻松了一些。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给你弄点吃的。”说着加藤就转身向家的方向走去,走了两步,他回过头,见那只红色的狐狸正跟在自己身后。

这也是当然的吧…狐狸又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

对自己刚才白痴的行为感到有些羞耻,加藤将手里的纸箱放下了,示意狐狸让它进来,而狐狸疑惑地抬头看着他。

加藤叹了口气,准备蹲下身把它抱进来。

他刚蹲下来,狐狸突然被吓了一跳似的,噌地一下跑回了刚才地纸箱堆里。

啊啊…吓着它了…

扒开纸箱子,借着晨光加藤终于看清楚了这只狐狸的模样。

刚才光亮不够没有发现,狐狸的身上有很多伤口,脖子上还挂着黑色的皮圈。

有可能是被主人虐待了好不容易逃出来的吧。

加藤不禁皱起了眉头。

将躲在纸箱里瑟瑟发抖地狐狸抱起来,仔细检查了一遍,果然还有很多没有发现的伤口。

“怎么了?“身后传来了女朋友的声音。“啊、狐狸?怎么了吗?”

“好像受伤了…“加藤回过头,看见女朋友从房里探了头。

“要处理一下吗?”女朋友半睡半醒地问道。

就这样,加藤将狐狸带回家里冲了个澡,处理了一下它的伤口。狐狸的身上包括脚踝的扭伤在内共有12处伤。

“真可怜…他的主人可能也住在这个公寓里吧…要是被找到就惨了…”女朋友一边给狐狸的脚上缠上绷带,一边念叨着。

“先把它养在家里吧…储物室里也没什么东西。”

虽然在女朋友的提议下留下了狐狸,但是因为女朋友正处于找工作的时期,所以照看狐狸的任务就莫名其妙地落在了加藤的身上。

第二天,加藤带狐狸去了宠物医院,仔细地学习了处理伤口的方法,也发现了狐狸脖子上的皮圈上写着“KEI“的字样,加藤也索性就将这个不知道是名字还是品牌的词当作了这只狐狸的名字。

虽然听说狐狸并不像猫狗一样很容易记住自己的名字,但是自己只要叫一声“KEI”,这只狐狸就会跑过来,这让加藤想起了原来养过的狗狗。

狐狸基本上没事时就一直呆在储物室里,饿了就跑到自己身边晃哒两圈,给它准备点市贩的狗粮似乎就能让它满足,基本上特别乖巧,比加藤想象的要好养活很多。

加藤其实也想过要不要把狐狸送到什么动物保护机构去,但是因为自己忙于新的项目,实在也是抽不出时间去了解这些东西,就这样和狐狸一起过了一个多月,狐狸脚上的伤口也眼看着好了起来。

立项时期任务异常繁重,加藤晚上总是很晚才睡,甚至要借助一些酒精才能入眠。

某天晚上,一如往常地灌了几杯啤酒倒在了床上昏昏沉沉的,加藤感觉有什么东西跳上了他的床,窝在他的脚边。

他知道是狐狸,因为房里的空调对着储物室,所以储物室温度很低的时候狐狸就会跑到床上来。

没有多在意,加藤陷入了梦境。

自己走在一片沙漠里,干燥的风吹在自己脸上,太阳炙烤着滚烫的地面,手里的水壶里一点水都没有了,自己精疲力尽地向前走着,突然前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岩石。岩石下有一大片阴凉,一旁还长着几株仙人掌。

终于爬到了仙人掌的旁边,拿出小刀打算切下一块仙人掌补充水分,却昏昏沉沉地刺伤了手指,红色的血液咕噜咕噜地往下流,慌忙想要止血,却完全止不住。

岩石后突然传来了什么动静,转头一看一直消瘦的狐狸正看着自己。

难道是血的味道吸引了饥饿的狐狸吗?

自己有些绝望,但是也没有力气去反抗,只是依靠在岩石上,闭上了眼睛。

“你还好吗?“

嗯?狐狸向他开口说话了。

“需要水吗?”

狐狸继续问道。

缓慢地点点头,心里默默觉得是自己的幻觉,然后感觉到了手中多了什么冰凉的东西。

一个冰凉的铁壶,里面装满了水。

毫无疑心地喝光了壶里的水,感觉自己地脑袋稍微转的动了一下。

“玫瑰花需要浇水了吗?”

这只狐狸还在说话,但是自己完全不懂它在说什么。

狐狸走了过来,在自己脸上嗅了嗅。

“你没有带玫瑰来?啊…也是啊…玫瑰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狐狸似乎在自言自语些什么。

“那你最后驯养了玫瑰花吗?”

狐狸说着,弯起的嘴角似乎是在笑。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从喉咙里憋出来的嘶哑的声音响彻在自己的脑袋里。

“听不懂也没关系,见到你太好了…“

狐狸继续笑着,咧开了嘴,然后它的嘴突然离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向自己的脖子咬了过来。

“唔……”

窒息感让加藤从睡眠中渐渐苏醒过来,但是这种窒息感并没有结束。

好热…空调坏掉了吗?

加藤感觉自己浑身是汗,然后另一件事情让他感到更加恐惧。

自己身边还有一个人…

自己枕着谁的手臂,身后的那个物体散发着比自己身体要高的温度。

陌生的味道…陌生的热量…陌生的触感…

床头的荧光闹钟上4:26的数字跳动着,背后传来的温度和心跳声让加藤感觉想吐。

恐惧感向加藤袭来,他想要伸手去拿放在床头的手机,他感觉自己的手指在颤抖,但是身体却完全无法动弹。

突然,加藤感到自己的手臂被男人抓住,背后的人的手臂进一步搂紧了他的腰,耳边传来了带着湿气的呼吸声。

是个男人。

他结实的手臂完全锁住了自己的手臂和身体,自己却如同被鬼压床了似的完全无法动弹,。

希望···这只是个噩梦···

加藤这样想着。

突然男人的手指缠上了加藤的脖子,两只手指钳住他的下颚迫使他扬起头,紧接着,后颈传来了一阵温热,伴随而来的是牙齿的触感。

刚刚梦境中出现的张着嘴的狐狸的画面出现在脑海里。

“唔……”

N绿的生日和8紫的生日(共8位数)
2020/02/14(金) 00:11 庆成 記事URL COM(0)

コメントフォーム

以下のフォームからコメントを投稿してください